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微生活

硅谷带坏了世界各地的职场文化

转载 来源: 发表于:2020-03-12 15:48:16 浏览量:

  如今,许多企业都推出了休闲着装规定、配备免费零食甚至是酒水的茶水间,以及各种休闲娱乐中心。你可能不知道的是,这些工作文化最初都源自于美国硅谷。那么,这种工作文化真的有助于提高员工工作积极性和效率吗?或者其背后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篇文章,原标题是Silicon Valley Ruined Work Culture,作者ARIELLE PARDES在文中就抨击了这种工作文化,并且把这些糖衣炮弹般的“福利”比作是一面魔镜,让员工无法看清其真实面目,转移其注意力,从而让员工无法察觉自己被企业压榨的事实。
  
  早上9点过,你慢悠悠地走进办公室。在那之前,你是乘坐公司安排的通勤巴士来到公司的,而且巴士上还配备了Wi-Fi、带靠背的座椅,同时还有私密化的座椅布局设计,从而可以有效避免与他人的眼神交流。
  
  当天是星期三,但你却穿着一副周末休闲的装束。到了公司,你还可以径直去茶水间。那里有向员工提供的免费健康果蔬果汁及时下人气网红饮料康普茶(kombucha)。此外,公司还向员工提供免费的午餐与晚餐。
  
  办公室里也配备了很多智能屏幕,你也可以随时跟不在办公室上班的同事视频沟通交流。公司首席执行官也刚刚踩着智能平衡车从你身边擦身而过。
  
  然后,你找到一张空白桌子(公司没有安排固定工位),把电脑从背包中拿出并放到了桌上,同时戴上头戴式耳机,在接下来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尽情地享受电子舞曲给你带来的乐趣。
  
  这一切简直太完美了!
  
  这可能让你感觉像是2009年左右的硅谷,对吧?但实际上,这却是在2020年的普遍美国企业。
  
  如今,越来越多的公司都采用了硅谷公司引领的这种工作文化。而这种工作文化,完全不同于你的父辈甚至祖父辈那种朝九晚五、人人都想拥有独立私人办公室的那种文化。
  
  现在的企业办公场所中,再也没有这样的高级办公室了,有的只是员工最喜欢的那张桌子,以及如草原般广阔的开放空间。
  
  过去的办公室,有一点劳改营的风格,但至少办公室的功能与目的是非常清晰的。你不会把工作隔间当作闲逛或玩耍的地方,更不用说周末还去办公室了。
  
  但随着谷歌等科技公司的出现,他们重新定义了带有特定目的并且存在激烈竞争的职场文化,同时又让人把工作与生活的其他方面混为一谈。
  
  如今,你应该把职场中的同事当作家人来对待。公司的管理架构也更趋于扁平化,而许多传统的职位,如今都被冠以“行家(wizard)”、“巨匠(ninja)”和“大师(guru)”等头衔。
  
  之前常常提到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也不复存在了。现在所谈的,都是如何将工作与生活结合。不然,为什么工作场所会提供针灸项目、休息间以及晚上7点过后的免费晚餐呢?
  
  这些“稀奇古怪”的创意想法,本来是用于帮助员工从工作的苦海中解脱出来的。然而,硅谷却完全破坏了这种工作文化,其不仅影响了整个科技行业,甚至影响了几乎所有的职场人士。
  
  如今,这种创意的硅谷工作文化已经比肩皆是。在美国,密歇根州(Michigan)的抵押公司United Shore,在其办公室内为员工修建了逃脱密室;新泽西州(New Jersey)的数据管理公司Commvault,在其办公大楼的三四楼之间,还专门修建了一个滑梯,此外,员工在办公大楼里就可以体验乒乓球、桌上足球以及桌球等休闲娱乐活动。
  
  在许多老牌公司里,也不难发现办公场所内部提供的冥想空间,甚至还可以享受按摩或者餐饮等服务项目。
  
  此外,许多公司还为员工提供了更加慷慨的假期和休息时间。总部位于俄亥俄州(Ohio)的美国全国保险公司(Nationwide),每个月还会额外向员工提供两个周五假期。
  
  这并不仅仅是对员工的示好。“我们相信,通过向员工提供这样的福利,能够进一步促进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该公司首席行政官盖尔·基恩(Gale King)称。
  
  除此之外,即便是超级老牌的公司,如今也开始学习起源于硅谷的这种工作文化。
  
  前不久,美国农产品贸易巨头嘉吉(Cargill)就重新设计了其办公室布局,新增了开放办公空间,并且推出了更加宽松的远程办公政策。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仅仅是上个月,我们在视频会议上就花了3400万分钟。”嘉吉公司首席信息官贾斯汀·克肖(Justin Kershaw)称。
  
  嘉吉公司虽然已经有155年的发展历史,但他们最近也开始跟随科技行业的大流,重新调整了其工作文化,并且还在内部推出了在硅谷广泛使用的敏捷工作方法。
  
  “我们公司的整个管理团队都实地考察了硅谷的公司,并且拜访了硅谷那些以创意而为人所知的创始人和投资人。”克肖说,“通过那次实地考察,我们也获取到了不少的新鲜想法与创意。”
  
  麦克·罗宾斯(Mike Robbins)是一名专职管理教练,他也曾经与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富国银行(Wells Fargo)以及全国篮球协会(NBA)等多个大型组织与机构合作过。
  
  据罗宾斯透露,几乎所有人都希望复制硅谷的这种工作文化。“当我在为传统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时,他们往往表现出了更浓厚的兴趣。”罗宾斯称,“他们总是在问我,‘谷歌现在的工作文化是怎样的?现在硅谷有什么动态?’他们几乎都把硅谷当作成功的风向标。”
  
  无论是休闲的着装规定、免费的办公室餐食,还是远程办公文化的兴起,这些工作文化,都基本上源自于硅谷。然而,据罗宾斯透露,硅谷的最大“出口项目”,仍然要属工作与生活的结合。
  
  在罗宾斯著作的新书《全力以赴工作》(Bring Your Whole Self to Work)中,他提倡企业为员工提供更安全舒适的工作环境,从而让员工更好地应对风险,提高自身的脆弱性。
  
  但这种做法也存在不利的一面。由于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人们也似乎随时都处于工作状态。
  
  即便像奈飞(Netflix)推出并推广的无限制假期政策,也并没有让员工保持更放松的心态,更没有让他们得以有机会晒黑。
  
  据商业研究机构Sage Business Researcher 2017年的一份调查报告,在推行无限制假期政策的公司,员工的休假时长反而还因此减少了。
  
  此外,类似的“福利”,实际上也有相同的连带后果:公司提供免费餐食,结果员工的上班时间也越来越久;公司提供休息间,能够让员工在繁忙的工作中稍作休息。但遗憾的是,休息间却是多数员工熬夜加班中途临时休息的地方。
  
  除了丹·莱昂斯(Dan Lyons),可能也没有太多公开反对这种24/7工作文化的人了。莱昂斯曾经是一名记者,大约15年前,他离开了传媒行业,随后进入到了初创企业工作。
  
  然而,在初创企业工作的经历,让莱昂斯似乎非常恼悔。于是,他又毅然选择了跳槽,并且成为了美国HBO电视台原创自制喜剧《硅谷》(Silicon Valley)的编剧。
  
  对于硅谷以外的人而言,《硅谷》这部电视剧似乎是一部荒唐的恶搞作品,但实际上,电视剧里所讲述的那些人和事,却基本上是“复制”了硅谷里面发生的事情。
  
  对莱昂斯而言,他非常喜欢把硅谷工作文化的荒诞之处当作笑柄。在他2018年出版的《实验室老鼠》(Lab Rats)一书中,莱昂斯还详细讲述了硅谷工作文化中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企业工作坊和文化惯例。其中,包括强制组织和安排的“乐高局”、对开放办公空间的独爱,以及用“毕业”等词汇来洗白“炒鱿鱼”等残酷事实。
  
  莱昂斯坚信,这些新时代的企业文化与惯例,包括为员工提供各种随时可以享用的免费零食或者啤酒等福利,只不过为了转移大众对企业深处那些腐烂事物的注意力。
  
  他还把员工的不幸福,归咎于硅谷兴起的这种工作文化,以及硅谷的“股东资本主义”这种商业模式。
  
  如今的科技公司,基本上都在追求增长和利润,为了迎合投资者的胃口,完全不在乎以牺牲员工利益为代价。虽然有些幸运的员工能够获得企业的期权股票,但大多数人仍然是没有的。
  
  那些公司为员工提供的糖衣炮弹般的“福利”,就像是一面魔镜一样,让员工无法看清其真实面目,“转移其注意力,从而让他们无法察觉自己原来是在被企业压榨”。
  
  计算机程序语言领域的传奇人物、使用Ruby语言写出开源Web应用框架的大卫·哈森(David Heinemeier Hanson),还把这种“涓滴效应下的热爱工作”形容为“试图将一个人一生的价值压缩进风险资本活跃的简短时期”的结果。
  
  更可怕的是,整个科技行业为了满足一部分人的利益,还把这种对工作的热爱描述成大家心向往之的事物:奋斗文化(hustle culture)。
  
  奋斗文化的出现,就完全取代了以前的“朝九晚五”,并且又出现了新的“996”,即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还记得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说的那句话吧:没有人能靠每周工作40小时就能改变世界。
  
  那我们能改变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这种工作文化吗?也许可以吧。
  
  最近几个月,硅谷的公司又开始尝试去划清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了,或者至少承认如今流行的这种工作文化存在一定的荒谬之处。
  
  去年12月,美国科技媒体网站The Verge发布了一篇关于融资超过1亿美元的手提箱初创公司Away工作环境的调查文章,并且引起了不小的反响,Away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最后还不得不以辞职来结束这一风波。
  
  在那篇文章中,作者提到了来自部分Away公司员工的投诉,称他们会收到发自首席执行官的大量信息,甚至还要求员工在休假期间都要配合有关工作,并且时常都会遭受职场欺凌。这些之前习以为常的工作文化,如今却开始被认为不可接受了。
  
  对此,硅谷仍然有不少人听闻过后,只是简单地耸耸肩。美国程序编程初创公司Lambda School首席执行官奥斯汀·奥尔雷德(Austen Allred)还发表推文称,如今出现的这些控诉,实际上都是在意料之中的。“这种文化的普及范围之广,实际上在硅谷99%的企业中,都存在这种工作文化。”奥尔雷德写道。
  
  这些事件也足以让人怀念上个世纪50年代的那种工作文化了。不可否认的是,即便是在几十年前,工作文化也有不尽人意的方面。
  
  对此,职场心理学家罗恩·弗里德曼(Ron Friedman)在其著作的《最佳工作场景:比发钱更有效的办法》(The Best Place to Work: The Art and Science of Creating an Extraordinary Workplace)一书中写道,凡事都存在利弊权衡。他说:
  
  隔间工作台可能会让人觉得压抑,私人独立办公室又完全地孤立了其它同事,而开放办公空间也容易让人分心。
  
  也许,我们又可以开始重新构想一种新的工作文化,而办公室也只用作办公。员工来到办公室就专心办公,完成工作后就离开。